海藻店员

称呼随意,欢迎找我玩耍2333
要是我不回信息
多半是我放置太久不懂该怎么回(喂)
ES梦腐通吃,月歌不太吃乙女

The Other's Dream (繁體版)

1、

4歲的皐月葵從來沒做過夢。

盡管只是剛上幼稚園的年紀,但葵知道自己有點特別。每天晚上迎接自己的從來只有失去意識,而沒有家人、朋友、老師口中的“夢”

夢是怎樣的?不是真實卻好像親身經歷過的感覺是怎樣的?他問了父母,問了哥哥,回答他的是“可能是忘了吧”,“每個人也試過忘了自己做過的夢哦”,但葵知道自己不是。自從在家人臉上看到過擔憂的神情後,葵決定這個疑問一直藏在心裡。

直到那天幼稚園來了一個男生。

2、
卯月新來到新幼稚園的那一天腦海裡只有一個念頭,想睡。

這不能怪他,畢竟一個患有渴睡症的小孩子並不能好好控制睡眠,雖然這不是他自我介紹完之後馬上倒在前方聽著自己說話的金髮孩子腿上的理由。

小小的葵看著上一秒還在說話,下一秒就突然倒在自己腿上的黑髮男孩子嚇到馬上哭出來,而老師們慌忙把新抱起並安慰葵。

“沒事的沒事的,這孩子不會傷害你的,他是因為病才會這樣...”

“誒?是生病了嗎?”葵停下眼淚,吸了吸鼻子,“我...沒關系的...老師...我可以陪著他嗎...”

“陪著這個孩子嗎?”老師愣了愣,“是的...因為、病了的話會很辛苦吧,所以,我來和他做朋友,就像和病了的動物玩耍一樣,可以嗎?老師...”

3、
小孩子的友誼總是很快建立起來的,上午才第一次見面,下午兩個小團子就成為了好朋友,吃過午餐的他們靠在一起打盹,仿佛兩人已經認識了很久那樣親密。

然而在幼稚園的小朋友們睡下了後,天氣突然變壞,天空從灰蒙蒙一片變成如夜晚般的漆黑。由於下著大雨,所以葵的父親載著同樣剛放學的千尋來接葵 。剛醒來的新看向剛剛到達幼稚園門口並下車的皋月父子,並緊緊抓住了想出去找家人的葵的手。

“葵不能去。”被新突然抓住的葵眨了眨眼睛,不明白新的舉動
“那個很像葵的男生會摔倒,過去的話葵也會。”

就在葵還在理解這句話的空隙,千尋如新所說的被散落在地下的珠子滑倒了,劃破了膝蓋 。不小心把裝玻璃珠的箱子撞到的小朋友則是嚇得愣在這裡動也不動。

“千醬!”葵想跑過去看哥哥的情況,卻被新死命拉著不放手。

“不能去。”明明只是小毛球的新力氣卻大得很,急哭了又掙脫不了的葵只好坐在地上哭,哭著哭著,之後的記憶漆黑一片......

4、
結局是葵的父親在老師的陪同下帶了兩兄弟去醫院。千尋在膝蓋上縫了幾針,而葵則是因為驚嚇過度昏迷 。清醒時已經是第二天下午,葵從醫院的床上睜開眼睛,迷茫的看著天花版和感受著刺鼻的消毒藥水味 。

床尾小桌子上的水果籃突然動了,但原來是小小的新正在努力把和自己差不多寬的水果籃放上去 。葵坐起來看著新,新看見葵醒了,也走到床邊看著他,“你醒啦”

葵點點頭,有點疑惑為什麼新會在這裡。

“來看醫生的啊,然後來看你”

新跳上了病床坐在葵身邊,雖然被護士姐姐們看到的話會被罵,但新並不在意。

“我每天也會覺得很困很困,做好多好多的夢,有些夢的主人卻不是我的,是另一個人的”

新發現當他提到夢時葵的神情有所改變,而他繼續說下去,

“那些夢裡出現了很多我不認識的人,有時候是不認識的大人,有時候是一些哥哥姐姐,他們可能會夸“我”寫字很好看,可能會煮自己喜歡的漢堡,也可能會給自己不喜歡的棒棒糖,但明明我最喜歡棒棒糖了 。有個哥哥在一個下雨的晚上被珠子絆倒了,而“我”也絆倒了,而且那個哥哥和葵你的哥哥一模一樣”

“直到昨天下午的夢裡,“我”照了鏡子,才發現一直在做這些夢的人不是我,是葵,鏡子裡的是葵。”

新吞了吞口水,不愛說話的他一次說了那麼多難免會覺得難受,但他總覺得非說不可,而他的視線放了在表情變得驚慌失措的葵。

“我...沒有作過夢,沒有做過,而且我其實不喜歡棒棒糖...之前老師夸過我的字,媽媽前天也做了漢堡排...”

葵越說越小聲,為什麼新描述的“夢”和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一樣?如果是假的,但明明和新在昨天才第一次見面,他卻說出了自己之前經歷過的事?

“所以說啊,葵”新盯著表情越發糾結的葵,直到對方看向自己才開口。“我是不是超—厲害的啊”

“誒?”葵愣住了,看著有點得意的新,後者說道“我能做夢,做知道未來的夢,可以知道葵你的未來,然後再告訴葵,我是不是很厲害啊”

葵呆望著一(面)本(無)正(表)經(情)說出這句話的新,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違和感突然令他笑出來,“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面對笑出眼淚的葵,新有點不知所措的盯著他,直到護士姐姐聽到病房裡的聲音,責備了爬上病床的新,直到新的母親從腦科部門走到普通病房找葵,直到新也跟著一起笑......

5、
雖然用時光飛逝四個字跳過了別人十多年的光陰不太好,但事實上童年與青春流逝的速度的確不足以讓人留下一切喜歡的事物,就過去了,甚至來不及創造些畢生難忘的記憶,平凡的日常就把時間騙走了 。

從初相識時的兩顆小豆丁到吾家少年初長成的男高中生模樣,從一年又一年的換課室卻沒換過回家伙伴,歲月沒有改變他們的要好,但同樣沒讓皐月葵做過夢,同樣地讓卯月新日夜顛倒地睡覺和預知 。雖然到了身體能承受藥物的年紀後,為了學業著想而服用對抗渴睡症的藥,卻始終沒有根治 。

高二的皐月葵越發帥氣,而收到的情書量又衝上了一個新境界 。每次他措手不及地被告白時發小卯月新都會在陰影處看好戲,擺出一副 “我早就知道了但我就是不告訴你然後看好戲” 的樣子,總是讓葵羞紅了臉 。

“唷葵王子,今天又收到了啊—”就像現在,剛剛和葵告白的女孩子走開後新便從樹後走出來,看著還有點臉紅的葵 。

“別鬧啦新,你明明知道會這樣的為什麼不告訴我...”葵屈怨的看著新,而新舉起雙手作出投降狀:

“冤枉啊王子大人,明明是你讓我不要說出你的未來,好讓你不會失去人生樂趣的—”

“我沒說後面那句!”葵掩著臉回答 。的確,他是希望親自經歷一下挫折、或者特別的體驗,因為全都躲開並一凡風順的話就沒意思了吧 。所以他拜托過新,盡量避免說出和自己的未來有關的夢境,而新也“好好”的遵守了這個約定 。

葵還想說些什麼,但下一秒新便突然拖走葵離開樹蔭,本來想背對著樹帶葵遠離,卻因為反作用力兩人倒在草地上滾了一圈 。

“新?!沒事吧?!”被當作肉墊壓在底下的新臉朝下,看不清表情,卻悶悶的說了句“葵你重了...”

從擔心瞬間變成笑哭不得的葵舒了一口氣,並拍拍新身上的樹葉 。“好啦沒事就好,怎麼了突然間這樣”

其後葵注意到地上的鳥巢,是這個掉下來了嗎?然後看向持續裝死的新,笑著說

“好好好謝謝你救了我啦新,好了回去上課啦”
而新應了一聲“唔”,隨即也起來了 。

夢裡看到的,明明只是蘋果啊 。

6、
最近的夢境不對勁,很不對勁 。

卯月新再一次從夢中驚醒,盡管他很常做夢,做到噩夢並驚醒的次數卻相對較少 。可是最近一個禮拜的夢境都是“我”,就是葵受到了不知名的襲擊—或者小物件的碰撞,雖然現實中新替葵一一躲過了,但次數卻越來越多 。

然而這一次,必須告訴葵 。

皐月葵看著半夜跑到自家樓下穿著睡衣的新,馬上清醒過來 。三分鐘距離的路程也讓新喘氣的話,那一定是有很重要的話 。他走到樓下,新和他說的那一句話卻是

“葵,你會死的 。”

【新葵】The other's dream(上)

*OOC,OOC,OOC,这个很重要
*参加红白大赛的稿子,时差党不知截止日期为何物(淦)
*繁体版请点主页,不会打tag所以比赛的热度只计简体版

  
1、

4岁的皐月葵从来没做过梦。

 
尽管只是刚上幼稚园的年纪,但葵知道自己有点特別。因为每天晚上迎接自己的从来只有失去意识,而没有家人、朋友、老师口中的“梦”

  
梦是怎样的?不是真实却好像亲身经历过的感觉是怎样的?他问了父母,问了哥哥,回答他的只是“可能是忘了吧”,“每个人也试过忘了自己做过的梦哦”等等,但葵知道自己不是。自从在家人脸上看到过担忧的神情后,葵决定这个疑问一直藏在心裡。
 

直到那天幼稚园来了一个男生。
 
  
  
2、

卯月新来到新幼稚园的那一天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想睡。

  
这不能怪他,毕竟一个患有渴睡症的小孩子並不能好好控制睡眠,虽然这不是他自我介绍完之后马上倒在前方聽著自己说话的金发孩子腿上的理由。

  
小小的葵看著上一秒还在说话,下一秒就突然倒在自己腿上的黑发男孩子吓到马上哭出来,而老师们则慌忙把新抱起并安慰葵。

   
“没事的没事的,这孩子不会伤害你的,他是因为病才会这样...”
  
  
“诶?是生病了吗?”葵停下眼泪,吸了吸鼻子,“我...没关系的...老师...我可以陪着他吗...”
   
   
“陪着这个孩子吗?”老师愣了愣,“是的...因为、病了的话会很辛苦吧,所以,我来和他做朋友,就像和生病的动物玩耍一样,可以吗?老师...”
 
  
  
3、

小孩子的友谊总是很快建立起来的,上午才第一次见面,下午两个小团子就已经成为了好朋友,吃过午餐的他们靠在一起打盹,彷彿两人已经认识了很久那样亲密。
  
  
然而在幼稚园的小朋友们睡下了后,天气突然变坏,天空从灰濛蒙一片变成如夜晚般的漆黑。由于下着大雨,所以葵的父亲载着同样刚放学的千寻来接葵 。
     
 
刚醒来的新看向刚刚到达幼稚园门口并下车的皋月父子,并紧紧抓住了想出去找家人的葵的手。
 
   
“葵不能去。”被新突然抓住的葵眨了眨眼睛,不明白新的举动
 
  
“那个很像葵的男生会摔倒,过去的话葵也会。”
 
   
就在葵还在理解这句话的空隙,千寻如新所说的被散落在地下的珠子滑倒了,划破了膝盖 。不小心把装玻璃珠的箱子撞到的小朋友则是吓得愣在这里动也不动。
 
   
“千醬!”葵想跑过去看哥哥的情况,却被新死命拉著不放手。
  
  
“不能去。”明明只是小毛球的新力气却大得很,急哭了又挣脱不了的葵只好坐在地上哭,哭着哭着,之后的记忆漆黑一片......
  
   
   
4、

结局是葵的父亲在老师的陪同下带了两兄弟去医院。千寻在膝盖上缝了几针,而葵则是因为惊吓过度而昏迷 。清醒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葵从医院的床上睁开眼睛,迷茫的看著天花版和感受著刺鼻的消毒药水味 。
  
  
床尾小桌子上的水果篮突然动了,原来是小小的新正在努力把和自己差不多宽的水果篮放上去 。葵坐起来看著新,新看见葵醒了,也走到床边看著他,“你醒啦”
     
  
葵点点头,有点疑惑为什么新会在这里。
   
 
“来看医生的啊,然后来看你”
  
 
新跳上了病床坐在葵身边,虽然被护士姐姐们看到的话会被骂,但新並不在意。
 
 
“我每天也会觉得很困很困,做好多好多的梦,有些梦的主人却不是我的,是另一个人的”

 
新发现当他提到梦时葵的神情有所改变,而他继续说下去,

 
“那些梦里出现了很多我不认识的人,有时候是不认识的大人,有时候是一些哥哥姐姐,他们可能会夸“我”写字很好看,可能会煮“我”喜欢的汉堡,也可能会给自己不喜欢的棒棒糖,但明明我最喜欢棒棒糖了 。”
  
  
“有一次,有个哥哥在一个下雨的晚上被珠子绊倒了,而'我'也绊倒了,而且那个哥哥和葵你的哥哥一模一样”
  
  
“直到昨天下午的梦里,'我'照了镜子,才发现一直在做这些梦的人不是我,是葵,镜子里的是葵。”
 
 
新吞了吞口水,不爱说话的他一次说了那么多难免会觉得难受,但他总觉得非说不可,而他的视线放了在表情变得惊慌失措的葵。
 
 
“我...没有作过梦,从来没有做过,而且我其实不喜欢棒棒糖...之前老师夸过我的字,妈妈前天也做了汉堡排...”
   
  
葵越说越小声,为什么新描述的“梦”和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一样?假的?但明明和新在昨天才第一次见面,他却说出了自己之前经历过的事?
 
    
“所以说啊,葵” 新盯着表情越发纠结的葵,直到对方看向自己才开口。“我是不是超—厉害的啊”
  
 
“诶?” 葵愣住了,看著有点得意的新,后者说道 “我能做梦,能做知道未来的梦,可以知道葵你的未来,然后再告诉葵,我是不是很厉害啊”
  
 
葵呆望着一(面)本(无)正(表)经(情)说出这句话的新,不知道从哪裡来的违和感突然令他笑出来,“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面对笑出眼泪的葵,新有点不知所措的盯着他,直到护士姐姐聽到病房里的声音,责备了爬上病床的新,直到新的母亲从脑科部门走到普通病房找葵,直到新也跟著一起笑......
  
    
5、

虽然用时光飞逝四个字跳过了別人十多年的光阴不太好,但事实上童年与青春流逝的速度的确不足以让人留下一切喜欢的事物,就过去了,甚至来不及创造些毕生难忘的记忆,平凡的日常就把时间骗走了 。
  
      
从初相识时的两颗小豆丁到吾家少年初长成的男高中生模样,从一年又一年的换课室却没换过回家夥伴 。岁月没有改变他们的要好,但同样没让皐月葵做过梦,同样地让卯月新日夜颠倒地睡觉和预知 。虽然到了身体能承受药物的年纪后,为了学业著想新服用了对抗渴睡症的药,却始终没有根治 。
  
  
高二的皐月葵越发帅气,而收到的情书量又冲上了一个新境界 。每次他措手不及地被告白时发小卯月新都会在阴影处看好戏,摆出一副 “我早就知道了但我就是不告诉你然后看好戏” 的样子,总是让葵羞红了脸 。
     
  
“唷葵王子,今天又收到了啊—”就像现在,刚刚和葵告白的女孩子走开后新便从树后走出来,看著还有点脸红的葵 。
  
     
“別闹啦新,你明明知道会这样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葵屈怨的看著新,而新举起双手作出投降状:
   
   
“冤枉啊王子大人,明明是你让我不要说出你的未来,好让你不会失去人生乐趣的—”
  
     
“我没说后面那句!” 葵掩著脸回答 。的确,他是希望亲自经历一下挫折、或者特別的体验,因为全都躲开并一凡风顺的话就没意思了吧 。所以他拜託过新,尽量避免说出和自己的未来有关的梦境,而新也“好好”的遵守了这个约定 。
 
    
葵还想说些什么,但下一秒新便突然拖走葵离开树荫,本来想背对着树带葵远离,却因为反作用力两人倒在草地上滚了一圈 。
  
    
“新?!没事吧?!” 被当作肉垫压在底下的新脸朝下,看不清表情,而新却闷闷的说了句“葵你重了...”
  
   
从担心瞬间变成笑哭不得的葵舒了一口气,并拍拍新身上的树叶 。“好啦好啦没事就好,怎么了突然间这样”
  
   
其后葵注意到地上的鸟巢,是这个掉下来了吗?然后看向持续装死的新,笑着说
 
   
“好好好谢谢你救了我啦新,好了回去上课啦”
    
  
而新应了一声“唔”,随即也起来了 。
   
  
梦里看到的,掉下来的明明只是苹果啊 。
 
 

6、

最近的梦境不对劲,很不对劲 。

  
卯月新再一次从梦中惊醒,尽管他很常做梦,做到噩梦并惊醒的次数却相对较少 。可是最近一个礼拜的梦境都是'我',就是葵受到了不知名的袭击—或者小物件的碰撞,虽然现实中新替葵一一躲过了,但次数却越来越多 。

  
然而这一次,必须告诉葵 。
 
 
皐月葵看著半夜穿著睡衣跑到自家楼下的新,马上清醒过来 。三分钟距离的路程也让新喘气的话,那一定是有很重要的话 。他走到楼下,新和他说的那一句话却是
 
   
“葵,你会死的 。”

[TBC.]
停在这里有没有想打我hhh
有?那就用小蓝手打吧(认真)
\\\为红白大赛的白组小伙伴打CALL///

【偶像梦幻祭×月普罗同人企划意向调查/帮手请求】

这是来自一条想搞事的咸鱼的企划意向调查(:3_|\_)

简单明暸,就是梦之咲学园和月野艺能事务所的同人联动企划

但正式开始前,希望能征集一下大家的意见、参加意欲和 能 帮 忙 的 人(很重要)
 
 
 
  
企划初步是这样的:

*以两方的偶像的互动为创作主题

*形式不限,段子、画图、文字、四格漫画皆可

*题材不限,灵魂互换、工作契机、互穿队服只要想得出写得出画得出的都行

*成功举办的话预计有三个月投稿时间

*(预计)会开设网站或者微博帐号管理投稿

 
 
【很希望能找到协力搞事的太太】
【有意参加的请务必留言告诉我,没人的话就算了吧...】
【请务必留下你的想法】

好像找不到原骨架的图片...侵刪歉
果断地放弃了表情,完全不会画(摊手)
“葵,你,胖了?”
“才、才没有...”
【论一个只会写对话的人干嘛跑去画画】

【月歌。】王子与小人桑

Ⅰ注意事项Ⅰ
—玛丽苏+童话+文笔不顺
—大写的    OOC
—无特定CP/非乙女(至少我是这样认为)
—梗来自2013年9月13日的官推(SS?)
—月寮共有间冰箱的东西会以代表颜色的星型贴纸作记号 好像是官设
—私设一堆,短篇
—侵删歉
—我回来了

    
 
  我是一位小人族的女生,年龄保密,有两个草莓高,×颗杏仁重,兴趣是研究人类和甜食的普通女生
    
      
  我们是(魔界的)小人族,一般身高5—10厘米,喜欢寒冷的地方,除了会魔法外其余和人类一样哦 。之前我们被某个笨蛋魔王大人召唤了,但他又忘了我们的存在,自此我们的世界就和人类世界就有了连接 。
       

  因为这个世界太热的关系,我们不能随意活动,只能留在名为月之寮的地方,并以冰箱为活动区域 。冰箱可是很棒的哦!因为从冰箱里放的东西就可以看出人类们的喜好和习惯 。

       
  三楼的冰箱总是放满食材、布丁、咖喱调味包和牛奶,也有看过很多很多贴着海蓝色贴纸的哈根达•,但总是消失得很快,每次都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迅速抱走...

      
  二楼的冰箱也是各种的零食和食物,同样有很多牛奶,但大多是超巨型家庭装的 。啊,有人打开冰箱了,是他吗?
    

  “马铃薯和白酱块和草莓牛奶...”淡金色头发的少年打开冰箱的门,很快就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完全没注意到躲在汽水后面探头的迷你人形,当他准备关上门时又顿了顿,拿起没有贴记号的一包果冻糖,用喃喃自语的声量说道“谢谢了呢,小人桑”,顺带附上爽朗的笑容 。
   

  啊啊啊啊啊啊看到了吗真的是王子殿下啊啊啊啊他注意到我放的冰棍了啊啊啊今天的王子也是那么温柔那么帅!!
    

  ...别吐糟我画风突变嘛我只是放飞一下自我而已(。
     

  王子殿下是第一个注意到我们小人族的存在的人,不过他没有太惊讶,反而有时候会准备一小份的点心放在冰箱给我们,是个大好人 。不过他从来没见到过我们本人,因为太害羞了...... 作为回礼,我们也会努力把冰箱塞满零食,让东西增多,至于食物来源...是秘密!嘿嘿,这个可是魔法哦?
     

  王子殿下平常都很忙很忙,但有空的时候一定会找事情做,是个很勤快的人,打开冰箱的契机除了试菜谱外就是替他的搭档拿草莓牛奶...话说他的搭档真的有那么懒吗?不过这样我就能多看王子殿下几眼了,不错不错 。
       

  这天下午,刚回来的王子殿下好像有点不对劲,脸颊红红的,有点摇晃,他打开了冰箱门,但马上就倒下来了...

      
  “王子殿下?”我试着喊了喊他,但似乎太小声了没听见,其他小人都探出头不知所措的看着他,我们不能离开冰箱,又不能喊其他人类帮忙...
    
 
  正在着急之际,有只黑色的巨型生物突然出现了,似乎是一只大兔子,牠用头推了推倒下的王子殿下,又盯着我们—有了!我和几个小人马上合力把几块冰块倒在小袋子里,并交给那只兔子 。兔子咬住冰袋往王子殿下的脑袋上放,并跑去叫人来 。
   
   
  “葵?诶没事吧?!”紫色头发和一个戴眼镜的人随着兔子跑向王子殿下并扶起他,王子殿下的意识很朦胧,稍微睁开了眼睛,但很快又合上了...那两个男生迅速带走了王子殿下,说要到医院什么的...他们关上冰箱,之后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几天后,我再次回到月寮二楼的共有间冰箱,这段时间都没看过王子殿下,只有他的搭档和其他人拿药和食材 。那些药颜色很深很深,看上去超苦的,啊...王子殿下...
   
   
  咦?有人打开冰箱了,我赶紧躲回冰箱深处,看到了一直想再见到的人...王子殿下放下了一些超迷你的布丁,并带着他一贯的笑容说道
     
    
  “前几天谢谢了,小人桑们”
   
   
  这个人类为什么那么好 。
     
      
  我不小心后退了一步,弄到包装袋发出了微弱的声音,王子殿下疑惑的问了一句“小人桑?”于是我鼓起勇气走出冰箱阴暗的角落,抬起头看着他,他似乎有点惊讶,很快的笑着用手指摸了摸我的头
       
       
                         “谢谢了呢,小人小姐”

【END】
*** *** *** ***
呼~终于鼓起勇气放上来了(ヽ´ω`)
第一次看到“冰箱里的小人”时就很想写这个梗了,但由1月想到现在愣是没下笔(#
官方为什么要放弃这个梗呢(失望)
到今天才惊觉5月快完了,吓得我用了3个小时写完这篇
说实在我并不太满意,但算是完了自己的一个心愿
因为自己不太吃月歌的乙女向...但这篇一开始的确是乙女向的(虽然最后我否认了)
至少这一篇的葵葵不会对私设小人桑有爱意,小人桑的心意充其量是单恋

希望喜欢,谢谢阅读(๑•̀ㅂ•́)و✧

(抱歉占个tag) (月舞)
虽然很迟可是想招今天去荃湾看gravi公演的小伙伴!我们来替月兔合个照好不!想认识(勾搭)同好啊啊啊啊QAQ

(我的是新葵Rainy day 的兔兔)

转官推

(渣翻)(临时的)
恋 “2月最后的PINK是,付上我最喜爱的妹妹的壁纸!\ (≧▽≦) /妹控没有错~!”

恋“然后,2月就这样结束了!大家玩得开心吗?就算见不到我也不要寂寞哦?因为...春(春天?)也要来临了呢”

2月,非常感谢!
#一日一pink

恋「2月最後のピンクは、俺の最愛の妹である愛の壁紙を貼り付けます!
\(≧∇≦)/<シスコンで何が悪い~!」

恋「さて、これで2月もおしまい!楽しんで頂けましたか?俺と会えなくなっても寂しくないですよ?だって…春が来ますからね♪
2月、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1日1ピンク https://t.co/koDpxflz76

【月歌。】跨年

#OOC
#算是有cp所以带tag了别打我
#赶出来了
#文笔乱
#新年快乐
#努力了

 

驱 “始桑—出去嘛—”

恋 “就是就是,始桑!”

郁 “一起去看烟火嘛”

泪 “大家一起”

始 “...不要”

春 “啊勒?发生什么事了”

海 “年少组的小朋友们想出去外面跨年,可是~”

隼 “我们的国王大人似乎嫌外面太冷不想离开被炉?”

驱 “始桑—出去嘛”

泪 “难得大家都休息”

始 “不要,人很多,很冷 。”

恋 “郁君牌全天侯暖包会提供温度的!一起出去嘛—”

郁 “我的作用是暖包?!”

隼 “我也可以当始的贴身暖包的哦...痛痛痛啊始痛痛痛痛...”

始 “...出去会被认出来的”

隼 “这个不用担心啊始!只有施一点小魔法就可以了哦~”

始 “...”

春 “啊哈哈,难得是一年的终结之日,出去看烟花不也挺好的吗?始”

始 “烟花的话看电视不就可以了吗...好冷”

海 “说起来上次粉丝送了一些玩具烟火,说好一起放的?”

年少 “Nice!海桑!”

始 “...其他人?”

恋 “SOARA和SoLids还有大家都说一起去!”

郁 “女生们都答应了!”

春 “毫无退路呢,始”

隼 “全部人一起的聚会,我不讨厌哦?”

始 “...啊...”

恋 “得到首肯了!我们得到胜利了驱桑!”

驱 “喲西!那么现在就去联络他们!”

郁 “出发—”

始 “...说好的已经通知了呢?”

#我们的国王大人似乎被骗了?

 

【厨房】

驱 “葵桑,夜桑~”

恋 “啊,阳和新也在”

葵 “驱和恋?还有郁君和泪,怎么了?”

恋 “那个呢,晚上一起去看烟花好吗?”

葵 “我是没问题...可是始桑?”

驱 “同意了~”

阳 “哦?竟然愿意出去啊,始”

郁 “啊哈哈,费了一番功夫去说服呢”

泪 “好香...”

夜 “我们在煮大餐,晚上吃完再一起去看烟花吧”

阳 “今晚是特制咖喱!”

夜 “还有和葵一起研究的新食谱~”

恋 “那么新君呢?”

新 “十一人份的草莓牛奶布丁”

郁 “为什么是十一份...?”

新 “除了pink之外”

恋 “我说!没得罪你吧!新、君?”

新 “纯属不想给你”

恋 “葵桑他欺负我!”

葵 “啊,啊哈哈...新...”

郁 “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饭后】

驱 “乎~晚餐吃的饱饱的”

恋 “有驱桑最喜欢的土豆料理呢”

葵 “试着做了土豆丸子,喜欢就好了(笑)”

海 “夜做的和食真是一流啊”

夜 “诶嘿”

新 “因为今天心情好才让你吃布丁的,pink,要感谢我哦?”

恋 “果然还是让人火大!谢了!谢了可以吗!”

新 “不错嘛—”

春 “始,果然还是觉得冷?”

始 “少废话...冷”

春 “是~是(给热水袋)”

隼 “始,魔王大人是暖暖的哦,真的不过来吗”

阳 “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隼 “讨厌啦~是真的希望帮上始哦?”

始 “...(移动)”

驱 “始桑!始桑不要信啊啊啊啊”

郁 “一定是有阴谋的!”

隼 “...我在你们心中形象那么差吗”

全员 (想承认)

隼 “隼也是会受伤的哦?”

夜 “啊,Fluna和Seleas的各位来了”

克 “啊—除夕也要工作真累人呢—本女神来了哦?”

恋 “爱酱~”

爱 “哥哥?除夕快乐(笑)”

丽奈 “果然大家一起过节日真的很开心!”

椿 “和始大人一起跨年...”

驱 “ Quell他们好像还有工作,未必赶得上的样子...”

阳 “这样吗,真可惜啊,不过我们的假期也是大酱和奏辛苦排出来的,之后要好好道谢呢”

春 “离烟花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各自去逛逛如何?”

恋 “赞成~”

 
 

恋 “驱桑,来年有想做的事吗?”

驱 “长高!想长高!”

恋 “还是这个愿望啊...”

驱 “我坚信我一定会在长高的!到时候一定会超过恋!”

恋 “是吗—?很期待呢”

驱 “喂我说啊恋!...”

郁 “啊哈哈,一如既往的吵闹呢,驱和恋”

泪 “郁君,想睡...”

郁 “泪?困了吗,可是还有一会就跨年倒数呢”

泪 “会努力撑着的...”

郁 “泪有想过,新一年想做什么吗?”

泪 “想要、更加更加的努力,不会被郁君抛离...”

郁 “不会离开泪,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因为我们是Procella的双胞胎啊(笑)”

泪 “嗯...!”

恋 “驱桑,一直以来的那个(小声)”

驱 “是那个吧...(小声)”

驱and恋 “好肉麻!”
 
  
  

葵 “新—?新—好重啊新,别睡啦—”

葵 “真是的...只好背着他走一段路了...”

新 “葵...”

葵 “新?”

新 “...新年...”

葵 “?”

新 “快乐...”

葵 “嗯,新年快乐哦,新”

葵 “...能这样一直在一起,真的太好了呢”

新 “乎...”

  
   
  
阳 “夜?有心事吗?”

夜 “啊?!阳...没有哦,什么都没有”

阳 “真的?”

夜 “就...就是在想一些事情...”

夜 “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做得还不够好呢...不像郁君那样擅长运动,不像海那么开朗,不像泪一样有自己的特点,一直都很平凡...”

阳 “...我觉得这样的夜就好了哦?”

夜 “诶?”

阳 “温柔的夜,努力的夜,料理很好吃的夜,这些都是夜的特点和优点,procella的每一个人都是特别哦?”

夜 “...也是呢,是我想多了...”

阳 “如果以后再为这种事烦恼的话...”

夜 “诶、诶?!阳,贴太近了...!”

阳 “我就吻下去哦?”

夜 “!”

  
    
  
春 “隼的魔法真厉害呢,走在路上没有人察觉到我们的身份”

始 “...冷”

春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始穿上了超多的衣物?”

始 “吵死了...”

春 “啊哈哈,尽管这么怕冷还是顺应他们的要求出来了呢”

始 “...热闹也不错,除了冷之外”

春 “也是啊,以前因为怕人多很少会在外面跨年,出来后又发现还不错?灯饰很美,人们也很兴奋”

始 “十二点后又是新的一个月份轮回...”

春 “来年也多多指教?始”

始 “这是一直的吧”

 
  
 
海 “我们的魔王大人,很喜欢这种节日呢”

隼 “看着这么多人的脸上充满笑容就忍不住想恶作剧了啊~”

海 “...拜托你了,千万不要弄什么坛子哦?”

隼 “开玩笑的~是因为十二点后就是始的担当月了啊!”

海 “猜不透呢,隼”

隼 “因为我可是魔王大人啊?”

海 “来年也要好好工作哦?”

隼 “诶—来年也要继续为我泡好喝的红茶哦?海”

海 “是—是”

 
新的一年,要来了。

—*—*—*—*—*—
新年快乐!啊不,除夕快乐!
妈啊啊啊啊啊啊啊爆字数了!
虽然昨天才写完,本来想休息的,可是忍不住写了点东西!
可是好像没写好...有时间会修文的
最后!感谢阅读!> <

【月歌。】粉丝礼物大公开?!(完)

月歌礼物大公开(海、隼)?!

#完结了
#可能、可能有番外
#OOC
#隼少爷与海仆人上线
#努力了



(文月海篇):

郁 “给海桑的礼物”

阳 “该不会是鱼叉和登山用品之类的吧”

泪 “海的话,不奇怪”

海 “啊哈哈,如果是这类礼物的话我也会很高兴的,因为最近又接了几个外摄节目,好像要露营?”

夜 “一般外地拍摄的话不需要露营的吧...”

海 “上山找传说中的食材,探访人烟稀少的岛屿之类的”

恋 “海桑今天也朝着副业Idol的方向前进中...”

#正职是...?

海 (打开)

驱 “是吃的!”

恋 “一箱的零食!”

春 “Staff桑还很用心的按照地区限定分开放了...?!”

阳 “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期间限定零食呢?”

恋 “北海道限定的哈蜜瓜、信州限定的巨峰味巨大pocky,太幸福了!”

夜 “呜哇,这么多零食...对身体不好的!海桑!”

海 “嗝,夜,有话好好说放下啊啊啊啊啊”

海 “粉丝们特意送的不能不收下啊夜!”

恋 “是的是的夜桑!”

驱 “更何况是好吃的!”

夜 “唔...可是这个数量吃的完吗...”

海 “没问题!”

大 “会胖的 。”

#零食的猛兽使必备品的说

始 “身材管理也是很重要的...”

海 “始,这里有糖果”

始 “...”

海 “看吧夜,还有这种效果哦(小声)”

夜 “唔...嗯...”

#无法否认

春 “哈吉...(被打)”

春 “痛痛痛啊始,我还什么都没说!”

始 “不许说话。”

隼 “始~这里也有很多糖果的!”

郁 “不不不这一锅绝对不是糖果还有隼桑你从哪里变出来的”

泪 “黑色的...”

始 “...”

隼 “啊痛痛痛痛痛啊始”

#不过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当猛兽使?

葵 “啊,是钓鱼竿呢”

海 “不错嘛!刚好最近在用的坏了”

泪 “海,这个是?”

海 “哦哦~是万用刀,很方便的!”

新 “那个,一般偶像不会收到这类礼物的...吧?”

#负责整理的staff表示海收到的礼物真的太神奇了

海 “嘛,收到了地区限定的零食真的很开心~而且还有小型烟火?元旦的时候大家一起来放吧(笑)”

全员 “噢!”



(霜月隼篇):

隼 “我终于要作为压轴出场了吗~?”

郁 “作为压轴的隼桑”

恋 “会收到什么礼物呢”

箱子1 (...抖动)

阳 “箱子!箱子在动啊!”

夜 “那那那个还是先不要开那个箱子好吗隼桑!!”

隼 “诶—可以不用那么害怕的哦?”

隼 “不过我对旁边的箱子更感兴趣,所以~Open!”

全员 “...”

隼 “...海,这是什么?”

海 “看样子是普通的不会动的优惠卷...”

阳 “不会动是什么鬼”

隼 “优惠...卷?”

驱 “仔细一看,那是...!”

恋 “哈•达斯的优惠卷!而且是一大叠一大叠铺满箱子最上层的!”

隼 “优惠券是?”

夜 “去吃哈•达斯的时候只要出示这个就能用便宜的价钱吃冰淇淋,可是这个数量...”

隼 “吃冰淇淋的话用这个黑卡不就可以了吗”

郁 “出现了,传说中的黑卡”

驱 “优惠卷是一般市民的一大乐趣和恩物哦,隼桑”

隼 “恩物?”

隼 “啊,海!这个是这个是?”

海 “各种各样的饮料冲剂吗?哦哦!还有奶茶冲剂呢”

隼 “奶茶冲剂?奶茶的话不是将奶加入红茶就可以了吗”

海 “这个只要将粉和热水倒进杯子就可以了哦”

隼 “诶—好麻烦”

阳 “已经是最简单的方法了哦...反正隼你也不会自己冲的吧”

隼 “Bingo~海,下次冲给我吧”

泪 “我也想喝”

海 “是是~”

郁 “海桑,拒绝也可以的哦 。”

箱子1 (...抖动抖动)

驱 “那个箱子!又动了!”(后退)

恋 “话说那个真的是礼物吗!真的会有粉丝送活的礼物吗!”(后退)

新 “你们两冷静一点...(躲)”

阳 “...嘛,反正最危险的那个都一直呆在我们身边那么久了,这个箱子应该不会太危险的...吧...!”

隼 “阳,隼也是会伤心的哦?”

葵 “不过仔细一看,箱子的图案...”

夜 “...D君的箱子?”

箱子1 (...抖动抖动)

全员 “真的是!”

始 “...那就是说,那个是Diablo而不是隼的礼物”

春 “Diablo可能是误混在礼物箱子里而已?”

隼 “而且封印没打开哦~”

驱 “人类逃过一次危机...”

恋 “吓死我了,原来只是(没解除封印的)D君啊”

郁 “...回归拆礼物的话题,隼桑还收到了什么?”

隼 “嗯?咒语书”

阳 “啊?”

隼 “咒语书啊”

全员 “...”

#月歌。里收到的最神奇的礼物


【FIN.】

—*—*—*—*—*—
妈啊!!!我写完了!!!!人生第一个填平的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超激动的!!!!!
虽然是以段子的形式,可是这是我第一个写完的,而且是在16年完结前,百感交杂啊;w;
这篇也是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努力了的说!
之后也应该很快有新坑了(。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最后!感谢阅读!

【月歌。】粉丝礼物大公开?!(五)

月歌礼物大公开(阳、夜)

#久等了
#OOC
#昨天去不成爱fes伐开心
#努力了


(叶月阳篇):

夜 “接下来是阳的礼物?”

驱 “咖喱!“

恋 “咖喱(*゚∀゚)”

郁 “会有咖喱!”

泪 “咖喱”

阳 “我说啊,为什么一定是咖喱呢?!”

新 “就是,如果是阳的礼物的话应该会是(哔—)和(哔—)之类啊”

阳 “不会有的。”

泪 “...哔?”

海 “色狼组对话停止,不要教坏我们泪”

隼 “海爸爸上线”

#公开色狼组也上线了

阳 “DA KAI~?!”

郁 “这些迷你模型...”

恋 “是寺庙呢”

泪 “还有木鱼”

驱 “迷你符咒之类?”

新 “吉祥结”

始 “...噗”

阳 “等等等等这些礼物不是我的吧没错可能是寄错了可能是staff们弄错了对吧”

春 “箱子写着阳的名称,而且也和阳很贴切”

海 “阳,没错是你的了(笑)”

阳 “...想拒绝认领”

隼 “粉丝们也是喜欢这个和阳有关联的梗...事物,所以才会选择用这些作为礼物哦~?”

阳 “隼,改口了吧 。尽管如此,作为偶像老家是做寺庙的听上去感觉有点...”

隼 “可是这也是阳的魅力点之一?”

新 “因为很有新鲜感www”

阳 “是...是这样啊...啊哈哈...”

郁 “阳、阳、往下面找找吧(不可能没咖喱的)”

驱 “对啊对啊,找找看(不可能没咖喱的)”

阳 “我的存在=咖喱这种想法请尽快抛弃哦?咖喱块什么的还是有的...啊”

驱 “啊”

新 “啊”

夜 “诶?”

春 “唔啊...”

恋 “哇啊!”

泪 “恐怖的东西,出现了”

郁 “是葵桑咖喱!”

葵 “啊?我?”

阳 “不不不、如果是葵酱的咖喱还好,可是这包,怎么看也是黑暗料理•青色咖喱?!”

海 “传说中令人食欲减退的青色咖喱啊...名不虚传”

隼 “像魔界流行的食物?”

始 “有点神奇”

恋 “虽然听说味道和一般咖喱没差别,可是光看包装上的模样就已经令食欲减退了...”

阳 “...有人要试试看吗”

全员 (摇头摇头)

隼 “我记得驱说过想吃”

驱 “那时是想干坏事的心情所以才想吃的可是今天此时此刻我不想做坏事只想安静的当吃瓜群众我一点也不想吃!!”

新 “饥饿儿童组表示郑重拒绝”

恋 “郑重拒绝”

夜 “...我倒是有点兴趣”

葵 “我也?”

郁 “夜桑?葵桑也?!”

春 “是真的吗...”

夜 “好像挺有趣的?一大锅蓝色咖喱”

葵 “被归类为不好的食谱的咖喱...令我有点在意(笑)”

阳 “那么晚上回去煮?”

新 “...月歌史上最大的挑战(・ ・;)”

春 “试下不坏?...大概”

海 “大概...啊哈哈...”

#回去后真的煮了一大锅蓝色咖喱



(长月夜篇):

恋 “敲定晚餐(唔)后,夜桑,拆礼物了哦!”

夜 “唔,嗯...说实在不知道会收到什么礼物呢(打开)”

阳 “...总感觉,夜收到的礼物,范畴非常的广阔”

新 “无论生活用品还是文艺类的,都齐了”

恋 “那个是,洗洁精?”

驱 “还有酱油和各种调味料...”

夜 “啊,这类的消耗品很容易用完,所以收到这样的礼物真的太好了”

全员 (稳定的主妇角色...)

郁 “毕竟夜桑是Procella的母亲”

海 “女子力担当(笑)”

夜 “这、这只是和大家比较下可能会有这种感觉而已、对吧、葵”

葵 “我懂我懂,只是比较下也许会这样觉得而已!”

阳 “虽然我觉得就算和普通人比较,夜的厨力还是更胜一筹”

泪 “夜做的饭很好吃,布丁也很好吃”

夜 “喜欢就好(笑)”

春 “还有书道用的纸和墨?感觉不太像年轻的粉丝送的礼物呢”

阳 “也许是年长一点的粉丝送的也不意外,因为夜在年龄大的群体中人气也很—高”

夜 “诶?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如果能被喜欢就很高兴了,最近被说了字很漂亮之类的,有时间也想练一练”

海 “认真的好孩子呢(摸头)”

郁 “还有一箱...很多很多玩偶?!”

驱 “...蜥蜴?”

恋 “还有兔子浣熊狸猫之类的动物玩偶!”

泪 “啊,猫咪”

夜 “好可爱!”

郁 “夜桑看上去很开心呢”

海 “啊哈哈,总觉得夜融入了毛茸茸的玩偶海洋里了”

泪 “这个猫咪玩偶,像夜”

阳 “两个都有着一样的本体(呆毛)呢”

隼 “给夜的礼物里有女性化衣服这件事还是对夜保密比较好哦?”

全员 “...咦?”

#当然在工作人员检查的时候已经被喀嚓的丢掉了

(tbc.)

—*—*—*—*—*—
平安夜的时候去了店铺看看有没有葵的月兔。君
残念的!卖光了!!
呜啊啊啊啊啊啊QAQ而且买了几个抽奖,几乎把VIV抽完了...
由于钱包君罢工了还有被下禁制令的关系去不了爱fes,没能面基真的很遗憾;w;
这次也是烦恼了很久,希望可以写得更好之类的...
下篇应该就是这个系列的最终回了?感谢阅读!

(圣诞节贺文写了一半,发现已经过了,那就不放上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