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藻店员

称呼随意,欢迎找我玩耍2333
要是我不回信息
多半是我放置太久不懂该怎么回(喂)
ES梦腐通吃,月歌不太吃乙女

The Other's Dream (繁體版)

1、

4歲的皐月葵從來沒做過夢。

盡管只是剛上幼稚園的年紀,但葵知道自己有點特別。每天晚上迎接自己的從來只有失去意識,而沒有家人、朋友、老師口中的“夢”

夢是怎樣的?不是真實卻好像親身經歷過的感覺是怎樣的?他問了父母,問了哥哥,回答他的是“可能是忘了吧”,“每個人也試過忘了自己做過的夢哦”,但葵知道自己不是。自從在家人臉上看到過擔憂的神情後,葵決定這個疑問一直藏在心裡。

直到那天幼稚園來了一個男生。

2、
卯月新來到新幼稚園的那一天腦海裡只有一個念頭,想睡。

這不能怪他,畢竟一個患有渴睡症的小孩子並不能好好控制睡眠,雖然這不是他自我介紹完之後馬上倒在前方聽著自己說話的金髮孩子腿上的理由。

小小的葵看著上一秒還在說話,下一秒就突然倒在自己腿上的黑髮男孩子嚇到馬上哭出來,而老師們慌忙把新抱起並安慰葵。

“沒事的沒事的,這孩子不會傷害你的,他是因為病才會這樣...”

“誒?是生病了嗎?”葵停下眼淚,吸了吸鼻子,“我...沒關系的...老師...我可以陪著他嗎...”

“陪著這個孩子嗎?”老師愣了愣,“是的...因為、病了的話會很辛苦吧,所以,我來和他做朋友,就像和病了的動物玩耍一樣,可以嗎?老師...”

3、
小孩子的友誼總是很快建立起來的,上午才第一次見面,下午兩個小團子就成為了好朋友,吃過午餐的他們靠在一起打盹,仿佛兩人已經認識了很久那樣親密。

然而在幼稚園的小朋友們睡下了後,天氣突然變壞,天空從灰蒙蒙一片變成如夜晚般的漆黑。由於下著大雨,所以葵的父親載著同樣剛放學的千尋來接葵 。剛醒來的新看向剛剛到達幼稚園門口並下車的皋月父子,並緊緊抓住了想出去找家人的葵的手。

“葵不能去。”被新突然抓住的葵眨了眨眼睛,不明白新的舉動
“那個很像葵的男生會摔倒,過去的話葵也會。”

就在葵還在理解這句話的空隙,千尋如新所說的被散落在地下的珠子滑倒了,劃破了膝蓋 。不小心把裝玻璃珠的箱子撞到的小朋友則是嚇得愣在這裡動也不動。

“千醬!”葵想跑過去看哥哥的情況,卻被新死命拉著不放手。

“不能去。”明明只是小毛球的新力氣卻大得很,急哭了又掙脫不了的葵只好坐在地上哭,哭著哭著,之後的記憶漆黑一片......

4、
結局是葵的父親在老師的陪同下帶了兩兄弟去醫院。千尋在膝蓋上縫了幾針,而葵則是因為驚嚇過度昏迷 。清醒時已經是第二天下午,葵從醫院的床上睜開眼睛,迷茫的看著天花版和感受著刺鼻的消毒藥水味 。

床尾小桌子上的水果籃突然動了,但原來是小小的新正在努力把和自己差不多寬的水果籃放上去 。葵坐起來看著新,新看見葵醒了,也走到床邊看著他,“你醒啦”

葵點點頭,有點疑惑為什麼新會在這裡。

“來看醫生的啊,然後來看你”

新跳上了病床坐在葵身邊,雖然被護士姐姐們看到的話會被罵,但新並不在意。

“我每天也會覺得很困很困,做好多好多的夢,有些夢的主人卻不是我的,是另一個人的”

新發現當他提到夢時葵的神情有所改變,而他繼續說下去,

“那些夢裡出現了很多我不認識的人,有時候是不認識的大人,有時候是一些哥哥姐姐,他們可能會夸“我”寫字很好看,可能會煮自己喜歡的漢堡,也可能會給自己不喜歡的棒棒糖,但明明我最喜歡棒棒糖了 。有個哥哥在一個下雨的晚上被珠子絆倒了,而“我”也絆倒了,而且那個哥哥和葵你的哥哥一模一樣”

“直到昨天下午的夢裡,“我”照了鏡子,才發現一直在做這些夢的人不是我,是葵,鏡子裡的是葵。”

新吞了吞口水,不愛說話的他一次說了那麼多難免會覺得難受,但他總覺得非說不可,而他的視線放了在表情變得驚慌失措的葵。

“我...沒有作過夢,沒有做過,而且我其實不喜歡棒棒糖...之前老師夸過我的字,媽媽前天也做了漢堡排...”

葵越說越小聲,為什麼新描述的“夢”和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一樣?如果是假的,但明明和新在昨天才第一次見面,他卻說出了自己之前經歷過的事?

“所以說啊,葵”新盯著表情越發糾結的葵,直到對方看向自己才開口。“我是不是超—厲害的啊”

“誒?”葵愣住了,看著有點得意的新,後者說道“我能做夢,做知道未來的夢,可以知道葵你的未來,然後再告訴葵,我是不是很厲害啊”

葵呆望著一(面)本(無)正(表)經(情)說出這句話的新,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違和感突然令他笑出來,“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面對笑出眼淚的葵,新有點不知所措的盯著他,直到護士姐姐聽到病房裡的聲音,責備了爬上病床的新,直到新的母親從腦科部門走到普通病房找葵,直到新也跟著一起笑......

5、
雖然用時光飛逝四個字跳過了別人十多年的光陰不太好,但事實上童年與青春流逝的速度的確不足以讓人留下一切喜歡的事物,就過去了,甚至來不及創造些畢生難忘的記憶,平凡的日常就把時間騙走了 。

從初相識時的兩顆小豆丁到吾家少年初長成的男高中生模樣,從一年又一年的換課室卻沒換過回家伙伴,歲月沒有改變他們的要好,但同樣沒讓皐月葵做過夢,同樣地讓卯月新日夜顛倒地睡覺和預知 。雖然到了身體能承受藥物的年紀後,為了學業著想而服用對抗渴睡症的藥,卻始終沒有根治 。

高二的皐月葵越發帥氣,而收到的情書量又衝上了一個新境界 。每次他措手不及地被告白時發小卯月新都會在陰影處看好戲,擺出一副 “我早就知道了但我就是不告訴你然後看好戲” 的樣子,總是讓葵羞紅了臉 。

“唷葵王子,今天又收到了啊—”就像現在,剛剛和葵告白的女孩子走開後新便從樹後走出來,看著還有點臉紅的葵 。

“別鬧啦新,你明明知道會這樣的為什麼不告訴我...”葵屈怨的看著新,而新舉起雙手作出投降狀:

“冤枉啊王子大人,明明是你讓我不要說出你的未來,好讓你不會失去人生樂趣的—”

“我沒說後面那句!”葵掩著臉回答 。的確,他是希望親自經歷一下挫折、或者特別的體驗,因為全都躲開並一凡風順的話就沒意思了吧 。所以他拜托過新,盡量避免說出和自己的未來有關的夢境,而新也“好好”的遵守了這個約定 。

葵還想說些什麼,但下一秒新便突然拖走葵離開樹蔭,本來想背對著樹帶葵遠離,卻因為反作用力兩人倒在草地上滾了一圈 。

“新?!沒事吧?!”被當作肉墊壓在底下的新臉朝下,看不清表情,卻悶悶的說了句“葵你重了...”

從擔心瞬間變成笑哭不得的葵舒了一口氣,並拍拍新身上的樹葉 。“好啦沒事就好,怎麼了突然間這樣”

其後葵注意到地上的鳥巢,是這個掉下來了嗎?然後看向持續裝死的新,笑著說

“好好好謝謝你救了我啦新,好了回去上課啦”
而新應了一聲“唔”,隨即也起來了 。

夢裡看到的,明明只是蘋果啊 。

6、
最近的夢境不對勁,很不對勁 。

卯月新再一次從夢中驚醒,盡管他很常做夢,做到噩夢並驚醒的次數卻相對較少 。可是最近一個禮拜的夢境都是“我”,就是葵受到了不知名的襲擊—或者小物件的碰撞,雖然現實中新替葵一一躲過了,但次數卻越來越多 。

然而這一次,必須告訴葵 。

皐月葵看著半夜跑到自家樓下穿著睡衣的新,馬上清醒過來 。三分鐘距離的路程也讓新喘氣的話,那一定是有很重要的話 。他走到樓下,新和他說的那一句話卻是

“葵,你會死的 。”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