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藻店员

称呼随意,欢迎找我玩耍2333
要是我不回信息
多半是我放置太久不懂该怎么回(喂)
ES梦腐通吃,月歌不太吃乙女

【新葵】The other's dream(上)

*OOC,OOC,OOC,这个很重要
*参加红白大赛的稿子,时差党不知截止日期为何物(淦)
*繁体版请点主页,不会打tag所以比赛的热度只计简体版

  
1、

4岁的皐月葵从来没做过梦。

 
尽管只是刚上幼稚园的年纪,但葵知道自己有点特別。因为每天晚上迎接自己的从来只有失去意识,而没有家人、朋友、老师口中的“梦”

  
梦是怎样的?不是真实却好像亲身经历过的感觉是怎样的?他问了父母,问了哥哥,回答他的只是“可能是忘了吧”,“每个人也试过忘了自己做过的梦哦”等等,但葵知道自己不是。自从在家人脸上看到过担忧的神情后,葵决定这个疑问一直藏在心裡。
 

直到那天幼稚园来了一个男生。
 
  
  
2、

卯月新来到新幼稚园的那一天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想睡。

  
这不能怪他,毕竟一个患有渴睡症的小孩子並不能好好控制睡眠,虽然这不是他自我介绍完之后马上倒在前方聽著自己说话的金发孩子腿上的理由。

  
小小的葵看著上一秒还在说话,下一秒就突然倒在自己腿上的黑发男孩子吓到马上哭出来,而老师们则慌忙把新抱起并安慰葵。

   
“没事的没事的,这孩子不会伤害你的,他是因为病才会这样...”
  
  
“诶?是生病了吗?”葵停下眼泪,吸了吸鼻子,“我...没关系的...老师...我可以陪着他吗...”
   
   
“陪着这个孩子吗?”老师愣了愣,“是的...因为、病了的话会很辛苦吧,所以,我来和他做朋友,就像和生病的动物玩耍一样,可以吗?老师...”
 
  
  
3、

小孩子的友谊总是很快建立起来的,上午才第一次见面,下午两个小团子就已经成为了好朋友,吃过午餐的他们靠在一起打盹,彷彿两人已经认识了很久那样亲密。
  
  
然而在幼稚园的小朋友们睡下了后,天气突然变坏,天空从灰濛蒙一片变成如夜晚般的漆黑。由于下着大雨,所以葵的父亲载着同样刚放学的千寻来接葵 。
     
 
刚醒来的新看向刚刚到达幼稚园门口并下车的皋月父子,并紧紧抓住了想出去找家人的葵的手。
 
   
“葵不能去。”被新突然抓住的葵眨了眨眼睛,不明白新的举动
 
  
“那个很像葵的男生会摔倒,过去的话葵也会。”
 
   
就在葵还在理解这句话的空隙,千寻如新所说的被散落在地下的珠子滑倒了,划破了膝盖 。不小心把装玻璃珠的箱子撞到的小朋友则是吓得愣在这里动也不动。
 
   
“千醬!”葵想跑过去看哥哥的情况,却被新死命拉著不放手。
  
  
“不能去。”明明只是小毛球的新力气却大得很,急哭了又挣脱不了的葵只好坐在地上哭,哭着哭着,之后的记忆漆黑一片......
  
   
   
4、

结局是葵的父亲在老师的陪同下带了两兄弟去医院。千寻在膝盖上缝了几针,而葵则是因为惊吓过度而昏迷 。清醒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葵从医院的床上睁开眼睛,迷茫的看著天花版和感受著刺鼻的消毒药水味 。
  
  
床尾小桌子上的水果篮突然动了,原来是小小的新正在努力把和自己差不多宽的水果篮放上去 。葵坐起来看著新,新看见葵醒了,也走到床边看著他,“你醒啦”
     
  
葵点点头,有点疑惑为什么新会在这里。
   
 
“来看医生的啊,然后来看你”
  
 
新跳上了病床坐在葵身边,虽然被护士姐姐们看到的话会被骂,但新並不在意。
 
 
“我每天也会觉得很困很困,做好多好多的梦,有些梦的主人却不是我的,是另一个人的”

 
新发现当他提到梦时葵的神情有所改变,而他继续说下去,

 
“那些梦里出现了很多我不认识的人,有时候是不认识的大人,有时候是一些哥哥姐姐,他们可能会夸“我”写字很好看,可能会煮“我”喜欢的汉堡,也可能会给自己不喜欢的棒棒糖,但明明我最喜欢棒棒糖了 。”
  
  
“有一次,有个哥哥在一个下雨的晚上被珠子绊倒了,而'我'也绊倒了,而且那个哥哥和葵你的哥哥一模一样”
  
  
“直到昨天下午的梦里,'我'照了镜子,才发现一直在做这些梦的人不是我,是葵,镜子里的是葵。”
 
 
新吞了吞口水,不爱说话的他一次说了那么多难免会觉得难受,但他总觉得非说不可,而他的视线放了在表情变得惊慌失措的葵。
 
 
“我...没有作过梦,从来没有做过,而且我其实不喜欢棒棒糖...之前老师夸过我的字,妈妈前天也做了汉堡排...”
   
  
葵越说越小声,为什么新描述的“梦”和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一样?假的?但明明和新在昨天才第一次见面,他却说出了自己之前经历过的事?
 
    
“所以说啊,葵” 新盯着表情越发纠结的葵,直到对方看向自己才开口。“我是不是超—厉害的啊”
  
 
“诶?” 葵愣住了,看著有点得意的新,后者说道 “我能做梦,能做知道未来的梦,可以知道葵你的未来,然后再告诉葵,我是不是很厉害啊”
  
 
葵呆望着一(面)本(无)正(表)经(情)说出这句话的新,不知道从哪裡来的违和感突然令他笑出来,“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面对笑出眼泪的葵,新有点不知所措的盯着他,直到护士姐姐聽到病房里的声音,责备了爬上病床的新,直到新的母亲从脑科部门走到普通病房找葵,直到新也跟著一起笑......
  
    
5、

虽然用时光飞逝四个字跳过了別人十多年的光阴不太好,但事实上童年与青春流逝的速度的确不足以让人留下一切喜欢的事物,就过去了,甚至来不及创造些毕生难忘的记忆,平凡的日常就把时间骗走了 。
  
      
从初相识时的两颗小豆丁到吾家少年初长成的男高中生模样,从一年又一年的换课室却没换过回家夥伴 。岁月没有改变他们的要好,但同样没让皐月葵做过梦,同样地让卯月新日夜颠倒地睡觉和预知 。虽然到了身体能承受药物的年纪后,为了学业著想新服用了对抗渴睡症的药,却始终没有根治 。
  
  
高二的皐月葵越发帅气,而收到的情书量又冲上了一个新境界 。每次他措手不及地被告白时发小卯月新都会在阴影处看好戏,摆出一副 “我早就知道了但我就是不告诉你然后看好戏” 的样子,总是让葵羞红了脸 。
     
  
“唷葵王子,今天又收到了啊—”就像现在,刚刚和葵告白的女孩子走开后新便从树后走出来,看著还有点脸红的葵 。
  
     
“別闹啦新,你明明知道会这样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葵屈怨的看著新,而新举起双手作出投降状:
   
   
“冤枉啊王子大人,明明是你让我不要说出你的未来,好让你不会失去人生乐趣的—”
  
     
“我没说后面那句!” 葵掩著脸回答 。的确,他是希望亲自经历一下挫折、或者特別的体验,因为全都躲开并一凡风顺的话就没意思了吧 。所以他拜託过新,尽量避免说出和自己的未来有关的梦境,而新也“好好”的遵守了这个约定 。
 
    
葵还想说些什么,但下一秒新便突然拖走葵离开树荫,本来想背对着树带葵远离,却因为反作用力两人倒在草地上滚了一圈 。
  
    
“新?!没事吧?!” 被当作肉垫压在底下的新脸朝下,看不清表情,而新却闷闷的说了句“葵你重了...”
  
   
从担心瞬间变成笑哭不得的葵舒了一口气,并拍拍新身上的树叶 。“好啦好啦没事就好,怎么了突然间这样”
  
   
其后葵注意到地上的鸟巢,是这个掉下来了吗?然后看向持续装死的新,笑着说
 
   
“好好好谢谢你救了我啦新,好了回去上课啦”
    
  
而新应了一声“唔”,随即也起来了 。
   
  
梦里看到的,掉下来的明明只是苹果啊 。
 
 

6、

最近的梦境不对劲,很不对劲 。

  
卯月新再一次从梦中惊醒,尽管他很常做梦,做到噩梦并惊醒的次数却相对较少 。可是最近一个礼拜的梦境都是'我',就是葵受到了不知名的袭击—或者小物件的碰撞,虽然现实中新替葵一一躲过了,但次数却越来越多 。

  
然而这一次,必须告诉葵 。
 
 
皐月葵看著半夜穿著睡衣跑到自家楼下的新,马上清醒过来 。三分钟距离的路程也让新喘气的话,那一定是有很重要的话 。他走到楼下,新和他说的那一句话却是
 
   
“葵,你会死的 。”

[TBC.]
停在这里有没有想打我hhh
有?那就用小蓝手打吧(认真)
\\\为红白大赛的白组小伙伴打CALL///

评论(14)

热度(37)